佰灵通-呼叫中心
服务电话
400-000-5510

视频会议未来趋势不完全预测

发表时间:2020-03-12 16:34
  根据Frost&Sullivan的最新研究,目前,全球已经有41%的雇主提供远程工作,60%的雇主允许员工自行设定工作时间和地点。
  Customer service and support leaders报告显示,全球16%的公司已经以完全远程的方式运营,这意味着它们的通信能力完全依赖于视频会议和专门为数字工作场所开发的专业项目管理工具。
  对于创新型公司而言,为新的Digital Workers改进视频会议和其它远程协同软件在当下和未来都至关重要。
  Scott Brinker’s MarTech Landscape 2019将提供视频会议的平台列入了“社交与关系”的营销技术类别。这意味着人们对视频会议的需求将(或已经)像普通的社交媒体一样平常、广泛且频繁。
  也正因为如此,在大数据、自动化、计算机视觉和NLP的创新推动下的智能营销时代,我们目睹了视频会议即插即用、终端随时切换的系统模式转变。
  “那么,是什么推动了视频会议的迅猛增长,以及我们在未来几年内有望看到什么?” 考虑到将来投入远程视频会议的资金多少,科技媒体UC Today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我们对此也同样好奇,所以在新年伊始开展了视频会议的专题策划,与Cisco WebEx、声网Agora、亿联网络等探讨了视频会议2020年的机遇与挑战,并描画了平台未来的图景。
  1、在云端
  photo from Owl Labs
  随着云成为企业战略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越来越多的组织正在实施云解决方案。
  这些策略能够为用户提供安全无缝的体验,正在为市场和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
  这也意味着今年将有更多的视频会议平台实现“在云端“的业务部署,视频会议软件也将更加流行。
  基于云的解决方案使得视频会议在任何平台的部署和使用都变得更加容易。对于幕后的IT人员来说,这意味着用于部署、培训和管理的成本大大降低。
  但同时,安全性将成为平台需要格外注意的问题,
  LP Information最近发布的有关云视频会议市场研究报告称,在未来五年中,全球云视频会议市场的收入将以11.4%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从2019年的5.3061亿美元达到8.198亿美元。
  但在和几位技术专家的交流中,我们发现,视频会议硬件装备在to B市场以及某些特定的专业领域仍然不可或缺。
  2、AI——模仿、领悟、进化
  photo from Owl Labs
  根据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近20%的全球企业已将AI视为其下一阶段的增长催化剂。在视频会议领域也同样如此。
  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运用,例如人脸识别、语音转文字、智能翻译等一些应用目前已经使用在不少视频会议的相关产品中,但这些功能的完善还需要机器进行进一步的深度学习,才能够真正实现大幅提高办公效率的目标。
  2019年,Cisco宣布了其基于AI的视频会议平台,该平台由Webex团队设计,目的在于使会议更具交互性并最终实现Super Intelligent。用户可以点击Cisco Webex Assistant,轻松进入虚拟会议并一目了然地查看日程表和会议日历。
  基于面部识别和计算机视觉技术的AI视频会议可以帮助会议组织者同时管理大量与会者,而又不会失去相关性和个性化。
  VCaaS提供商Zoom也已经为其客户提供了颇为实用的API合作伙伴计划。根据Zoom的说法,使用AI进行网络会议可以使使用视频会议的专业人员比其他人每年最多节省一个月的时间。
  据透露,微软昂贵的Surface Pro X平板电脑将在今年成为Eye Gaze的试验场,该功能将应用AI使参会者看上去一直在专注地盯着屏幕开会,即使实际上他们正在浏览共享文档或只是刷Twitter。
  所有迹象都在表明,尽管对视频协作的需求在增长,但传统的视频会议正在迅速成为历史。
  实时虚拟助手将成为视频会议最为明显、最可观的AI应用。基于AI的聊天机器人可以提供与品牌精神一致的用户体验,帮助客户简化后续工作流程,在最为理想的情况下,它将解决组织者在与员工、客户交流时遇到的所有长期挑战。
  同时,会议中的每位嘉宾都将获得应有的关注,而不用担心占用带宽而出现的卡顿、延时等现象。
  例如,AI可以基于通过电子邮件进行的对话来自动安排、重新安排呼叫和重新预定会议室之类的任务,或者发送有关哪些会议室可用和哪些繁忙的重要通知。
  AI甚至可以建议参会人员提前阅读、准备、携带参与会议所需的资源或文档,并实现屏幕实时共享;当连接太差以至于每两秒钟音频丢失一次时,AI将填补语音间隙,使其听起来像没有卡顿的对话。
  与此同时,业界还需要确保在AI环境中视频会议设备之间的互动及操作性能。事实上,市场上所有参与者都需要共同努力,以确保AI和计算机视觉的进步在设计伊始就考虑到用户的隐私。
  只有提高新兴视频会议技术的可靠性并建立对该生态系统的信任,基于AI的视频协作才能被有效推动,从而被主流采用。这对于确保所有行业参与者都能从这项技术中获得生产力收益至关重要。
  3、VR——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photo from Owl Labs
  Lifesize首席技术官Bobby Beckmann曾表示,“视频会议供应商需要提供面向未来的解决方案,为视频会议提供超高清4K质量和原始的呼叫保真度,否则就会有落伍的风险。”
  试想一下,如果每次视频会议都能带来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的观感,那将是硅谷和好莱坞的强强联手。
  这两位以科幻片见长的导演们确切地知道将相机放置在哪里以及如何运用镜头,并且愿意接纳新新技术使得电影画面真实可感。现在,我们要将这些全部放入视频会议软件中。
  沃顿商学院通过对视频会议的未来做出大胆的预测,认为在5或10年后,人们将开始看到会议以全息图和3-D形式进行。
  研究表明,在一场会议中,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这些非语言提示往往构成了标准沟通的93%。而在传统的视频会议中,与会人员只能通过屏幕看到对方,这通常会导致失去眼神接触并产生一种持续的分离感。
  通过虚拟现实,即使在视频会议中,用户也可以清晰、真切地感知与会者的非语言提示。
  通过可戴式智能设备(比如微软的Hololens),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被结合在一起,带给用户一种可视、可听、可感的会议体验。即无论参会者身在何处,他们最终都将全部“坐“在同一房间。
  微软认为,建立更好的连接以及使远程员工感觉像工作场所中的“头等公民”是视频会议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微软的研发人员认为,以VR为代表的这些技术可以在打造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使远程与会者具有与亲自出席者相同的影响力。
  此外,参会者们还可以共享项目并作为团队实时进行操作,且所有这些都可以在物理世界中设置的虚拟环境中完成。
  我们认为,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这样的VR会议将成为常态。
  4、谁才是未来——Always the Next Generation
  photo from Owl Labs
  视频会议通过最大程度地减少参与者的地理位置对团队生产力的影响,解决了远程团队中劳动力分布全球的主要挑战。
  调查表明,36%的员工在远程工作和加薪的单项选择中选择了远程办公。
  而在全球薪资最高的人中,有37%的技术专业人员愿意削减薪水的10%,以换取在家工作的便利。这个数字足以改变一家企业的利润率。而这一切发生的条件,只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远程办公系统(当然包括视频会议)。
  多年来,人们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千禧一代上,也就是劳动力中年龄段占比最大的一代。在美国,千禧一代占劳动力总数的35%。
  与此同时,千禧一代相比较70后、60后而言更难招募(56%的招募经理如此表示)且更难保留(64%的招募经理如此表示),但他们却尤其受到灵活的工作安排的吸引。
  猫头鹰实验室的数据表明,69%的千禧一代愿意用其它工作福利交换灵活自主的工作地点选择权。
  现在,更加年轻的Z世代(出生在1995-2015年间)也正推动着现代劳动力的变革。他们更加看重协同技术在个人生活与工作的交互平衡中的作用。
  同时,美国心理学会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Z世代在许多方面的承受着较以往世代更大的压力,而不适合他们的工作模式则会加剧其在工作中感到的压力和焦虑感。
  所有数据都表明,办公室是最合适的协作场所的想法已经过时,企业组织不应将业务限制在某一个固定的地点。
  团队的组建也不在于彼此地理位置的便利,而是将合适的人员召集在一起,并赋予他们在最有生产力的地方工作的权力,一个现代化的员工队伍应以变革和机动性为标志。
  5、灯光摄影准备,Action!
  photo from Owl Labs
  猫头鹰实验室在2019远程工作调查的最后,问了一千二百多名受访者们一个看似“题外话”的问题:
  在Working from home的早上,你在上班前是否仍会认真洗漱、整理仪容?
  实验室希望以此查看远程工作人员是否具有与到班工作人员相同的例行事项、并会坚持执行这一惯例,调查结果发现两组工作人员之间的差异很小。
  事实上,由于远程工作者在视频会议期间面临着比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更多(多26%)的视频和音频质量问题(最大障碍是会议中断和其它令人恐惧的IT问题),他们反而会更早地登陆视频会议平台测试网络条件。
  但仍然有人会在远程会议中迟到、找不到链接、需要切换浏览器甚至重新启动所有设备才能使音视频正常工作。
  视频会议变得越来越聪明,但人类仍然是人类。面对越来越人性化的科技,人们也需要调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适应、去配合。
  作为技术的早期采用者,员工应愿意花时间学习新平台,来确保即使团队成员从一个位置移动到另一个位置,从一个屏幕移动到另一个屏幕,但彼此之间仍能继续进行协作。
  “在云端”的解决方案已经可以很好的帮助人们解决视频会议中的光线、背景、收音等问题,而真正的“Action”则需要人本身的参与及配合。
  乔布斯,一个面对面会谈的坚定支持者,曾表达过自己对人们企图通过网络交流产生创意的不可思议:
  “There’s a temptation in our networked age to think that ideas can be developed by email and ichat. That’s crazy. Creativity comes from spontaneous meetings, from random discussions.”
  我们期望由云计算、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或许还有5G)推动的视频会议工具在客户体验至上的时代仍能保持领先地位,但同时,我们也要明白,技术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分享到:
 ★呼叫中心系统搭建    语音系统二次开发    电话机器人系统独立部署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000-5510 13220109371